<b id="bugyj"></b><source id="bugyj"></source>
<rp id="bugyj"></rp>

  • <tt id="bugyj"></tt>
    <video id="bugyj"><menuitem id="bugyj"></menuitem></video>
    <output id="bugyj"><nav id="bugyj"></nav></output>
    <source id="bugyj"><menuitem id="bugyj"></menuitem></source>

    好看奥运丨辛鑫“后援团”的12小时 纵然是第八她仍然是英雄

    2021-08-04 15:00:32 来源: 大众网 作者: 郑昊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郑昊 刘大帅 实习生 林忻怡 济南报道

      8月4日上午,在刚刚结束的东京奥运会女子组10公里马拉松游泳比赛中,来自山东济南的中国选手辛鑫获得第8名。

      这位济南小妮,确实没有创造历史。但或许,这也正是竞技体育的魅力之处——你永远不知道比赛场上到底会发生什么。

      时间:8月3日晚7点30分

      8月3日晚,记者拨通了辛鑫父亲辛春的电话。电话的那头,雄厚的声音传了过来。

      “闺女明天就要比赛了,紧张吗?”记者问道。

      “不紧张,紧张什么啊!那么多次了!”辛春操着济南话回应着。

      在每一次采访辛春的过程中,他都会传递出不紧张的信号。从这位慈父眼里,她对自己的姑娘有着绝对的信心。

      在大明湖夺得过冠军,在韩国站过最高领奖台,在里约奥运会创造了历史。辛鑫的实力,在那里摆着。

      其实在3日晚之前,记者就已经接到了观赛邀请——辛鑫的启蒙教练及济南市体育局的相关人员会在4日辛鑫比赛期间,前往皇亭体校“督战”,而辛鑫的父母会在位于凤鸣路的省泳管中心现场见证孩子的比赛。

      这足以看出,和辛鑫有关的人对于本场比赛多么重视。

      辛鑫,有这样的实力。

      “明天见!”

      “明天见,加油!”

      时间:8月4日早5点20分

      距离辛鑫比赛的时间只剩下了不到10分钟的时间,皇亭体校的会议室里已经座无虚席。同样,省泳管中心的会议室里也已经没有了空位。

      皇亭体校的会议室里,辛鑫的启蒙教练高洪祝显得情绪高涨,主动向到场的记者介绍着本项目的比赛规则。包括多少个浮漂是多少圈,包括运动员如何在这样的比赛中获得食物补给等。

      在这间会议室里,辛鑫另外一位启蒙教练周璟则更加偏向于向大家介绍辛鑫的成长历史,而这其中最重要的关键词就是辛鑫能吃苦以及特别自律。

      十几公里外的省泳管中心会议室,辛春两口子也已经坐到了最中间的位置。面对着到场媒体的长枪短炮,两个人显得倒也坦然。毕竟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时候,老两口就已经遇到过这样的阵仗。

    辛春在观看孩子的比赛

      时间:8月4日早7点12分

      一张莫名其妙的黄牌递给了水中的21号选手,但很不幸,辛鑫的号码就是21号。

    辛鑫得到黄牌的瞬间

      “嗯?”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两个会议室内都有人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有人想去问问高洪祝这张黄牌到底为什么,但高洪祝彼时脸上的表情,已经阴冷了下来。

      另外一间会议室里,辛春已经开始在媒体的关注下双手交叉、频繁搓手——那种紧张感,已经可想而知。

      随着这张黄牌,辛鑫的名次开始掉落,甚至在直播画面中已经找不到辛鑫的身影。

      窒息,辛鑫在前方游得辛苦;而后方观看的人们,也早已经不敢说话。

      “咱们开放了两个会议室,其实就是想让大家知道,辛鑫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皇亭体校的一名工作人员说道。

      时间:8月4日早7点30分

      “辛鑫呢?我们的辛鑫呢?”不知道是不是着急,电视上的那位解说员说出了这样的解说词。

      “辛鑫加油辛鑫加油!”两间会议室内,发出了这样的声音。纵然他们知道,辛鑫听不到这样的加油。

      第八,当所有事情尘埃落定之时,大家不免流露出失望的表情。

      但这位小姑娘,也理应获得足够的掌声——凭着这几年吃的苦,她也“值”收获掌声。

      记者手记:

      那个爱睡觉的姑娘 这次应该获得掌声

      2019年5月24日,全国马拉松游泳冠军赛暨世锦赛公开水域游泳项目在大明湖风景区举行,辛鑫在那场比赛里夺得了冠军。赛后,记者通过微信发去了祝福,而辛鑫在几个小时之后才给了回复。

      同年7月份,在韩国举行的世锦赛中,辛鑫又成功夺魁。赛后记者同样是微信联系上了辛鑫,但同样也是几个小时之后,辛鑫给予了回复。

      “你这干啥呢,怎么回复这么慢啊!”记者开玩笑地问道。

      微信的另一端倒是回应得很坦然——“睡觉啊!太累了!”

      公开水域的十公里,听着都“刺激”。

      其实在辛鑫出征前,记者已经和她有过联系。当时的辛鑫表示自己肯定会全力以赴争取不留遗憾。

      其实第八名的成绩,在外人看来也已经算得上相当不错。毕竟,冠军只有一个。

      辛鑫曾经不止一次表示此番公开水域的水质其实“不咋地”,而她的启蒙教练高洪祝也在赛后表示这样的水质对辛鑫肯定有影响。

      如果辛鑫没有那张黄牌,那么她肯定会发挥得更好。就如同闯进决赛的苏炳添受到了对手抢跑的影响,在决赛中不敢把自己起跑的优势完全发挥出来。

      当然,这些也都是猜测,毕竟人家本人没说什么。

      “她能吃苦,当时十来岁手上有伤口的时候她还能坚持下水,咱成年人都知道那种痧得慌的感觉,但一个小姑娘就是这么坚持下来了。”周璟说道。

      “她可是能吃苦,你想想公开水域的这个项目,不吃苦也不行啊。”高洪祝也曾经这么说过。

      “我的妮我有数,她就是能吃苦。”辛春也有过这样的声音。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而辛鑫确实也做到了。

      就凭这,她也配得上鲜花与掌声。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陈凤祁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男生把肌肌放到女人肌肌里面,美女光胸,亚洲熟妇中文字幕五十中出,亚洲无线观看国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