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bugyj"></b><source id="bugyj"></source>
<rp id="bugyj"></rp>

  • <tt id="bugyj"></tt>
    <video id="bugyj"><menuitem id="bugyj"></menuitem></video>
    <output id="bugyj"><nav id="bugyj"></nav></output>
    <source id="bugyj"><menuitem id="bugyj"></menuitem></source>

    乐享春分

    2021-03-25 17:42:37 来源: 太平人家 作者: 孟祥宾

      嫩枝吐绿万物生,昼夜均等寒暑平。春分伴着和煦的春风走来了。春分是个比较重要的节气。在古代,过完春节和正月十五,紧随其后的重要日子就是春分了。春分又称春社日或中元节,是农事的重要节气,这个节一年两次,分为“春社日”和“秋社日”,春社祈谷,祈求社神赐福,五谷丰登。秋社报神,在丰收之后,报告社神丰收喜讯,答谢社神。每逢春分这一天,古代皇帝都要到日坛举行庄严的仪式,祭祀太阳神。至今北京朝阳区还有春分祭日的民俗活动。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曰:“二月中,分者半也。此当九十日之半,故谓之分。秋同义。”其意是指在春季的三个月中,春分节气既平分了春季,也平分了昼夜。它不仅有天文学上的意义,南北半球昼夜平分;在气候上,也有比较明显的特征,此时我国大部分地区都进入了明媚的春天。

      春分,在春季的正中,像一座分水岭,让整个春天一半连着夏季,一半牵着隆冬;一头是不能遮掩的寒冷,一头要迎接无边的葱茏。如果一定要给春分赋予颜色,那一定是半边洁白,半边樱红,恍如一枕枕纯洁的梦。如果一定要给春分归纳形态,那一定是一半结满冰凌,一半夜语轻风,宛若青春女子般的轻盈。这不禁使我想起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诗人欧阳修对春分那段精彩描述:“南园春半踏青时,风和闻马嘶;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长蝴蝶飞。”诗人以精炼的笔墨写尽了春分节气里的融融春意。

      古人把春分分为三候:“一候玄鸟至,二候雷乃发生,三候始电,”阴阳则平。仲春三月,昼夜均而寒暑平,莺飞草长,雷乃发声,春色中分,花香鸟鸣。这是一年中最充满希望的时刻,也是最美的时令。“春分两脚落声微,柳岸斜风带客归。时令北方偏向晚,可知早有绿腰肥。”在如此的美景中,沐浴着春风,捧读诗书,欣赏着诗意的春分,往往会变得敏感和多情起来,自然亦会有别样的心情。

      畅游大明湖时,首当其冲捧读的诗作当然是济南名士了,曾在济南为官的元代诗人赵孟頫的《湖上暮归》,把史上的明湖春色描绘的淋漓尽致:“春阴柳絮不能飞,雨足蒲芽绿正肥。政恐前呵惊白鹭,独骑款段绕湖归。”正值杨柳依依的春分之际,幽静的大明湖畔,雨水的滋润使得轻轻柳絮不能飞起,而雨水的丰沛又使岸上的蒲草长得茂盛肥美,水鸟或鸣唱于柳林,或嬉戏于水上,或觅食于滩头,好一派蓬勃向上又清丽宜人的风光画面啊!

      而再读北宋文学家徐铉的五律诗《春分日》,就略显有点感伤了:“仲春初四日,春色正中分。绿野徘徊月,晴天断续云。燕飞犹个个,花落已纷纷。思妇高楼晚,歌声不可闻。”诗人逼真地写出了在春分日里思妇的伤春情思,不加雕饰,却令人动容。诗句平白如话,然意境含蓄丰富,让读者如闻其声、如见其人。

      唐代诗人崔融在《和宋之问寒食题黄梅临江驿》中云:“春分自淮北,寒食渡江南。忽见浔阳水,疑是宋家潭。明主阍难叫,孤臣逐未堪。遥思故园陌,桃李正酣酣。”诗人虽然没有那么感伤,但却道出了一个游子的思乡情怀,春分时节遥思的仍然是故园田间小路两旁的芬芳桃李。

      唐代武元衡在《春分雨诸公同宴呈陆三十四郎中》云:“南国宴佳宾,交情老倍亲。月惭红烛泪,花笑白头人。宾瑟常馀怨,琼枝不让春。更闻歌子夜,桃李艳妆新。”其诗写出了春分这一天与“诸公同宴”的情景,琢句精妙。

      走进古诗中的春分,在弥漫青草清香的季节中,感受岁月沉淀下的文字的美妙,体味人生感悟后的诗歌的魅力:在“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中,感受春分的恬静;在“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中,感受春分的俏丽;在“蜂蝶纷纷过墙去,却疑春色在邻家”中,感受春分的可爱;在“律回岁晚冰霜少,春到人间草木知”中,感受春分的感性……诵读这些描写春分的诗句,乐享春分美景,犹如走进了田间地头,感受春分在草尖上的停留;犹如走进了春天轻抚的小楼轩窗,感受佳人倚楼的恬淡;犹如走进了诗人的内心,和隔着数千年历史的古人把酒言欢。

      此外,宋代文学家苏轼的“雪入春分省见稀,半开桃李不胜威。应惭落地梅花识,却作漫天柳絮飞”,陆游的“海棠花入燕泥乾,梅子枝头已带酸。老去懒寻年少梦,春风不减社前寒。著书敢望垂千载,嗜酒犹须隐一官。正是闲时无客过,小庭斜日倚阑干”,明代王弻的“未从花下醉清曛,忽忆东风动茜裙。已按公诗知节候,来年相访在春风”等诗句,亦常为人们吟咏,如今细细品读,倍觉意味无穷。

      文字本没有感情,可是在诗人的笔下,每一个字都是有生命的歌颂者;作为节气的春分也本没有感情,但是经过诗人妙笔生花般的呈现,在我们眼前却出现了如此多情、如此绚烂的春分。诗人赋予春天生命,通过一缕春风、一株嫩芽、一个花蕊或一弯柳枝,使春分这个节气在我们面前变得立体而生动。

      由此就觉得,春分也拥有激情,她来自于雪白的世界,却又步入馨香的花丛,浪漫得无法形容。春分像是被人所放纵,心里想着的,说不出,却看的懂。

      春分对于热爱她的人,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股股神奇的魔力和生命力。春分是一捧温暖明亮的阳光,是一缕轻松吟唱的和风;春分是片片醉人的花香,是声声婉转清脆的鸟鸣。春分是火热沸腾的歌,灵感流溢的诗,透明纯净的梦。春分是我们用勤劳和汗水栽种的一茬茬希望与未来,是我们用智慧和聪颖编织的一个个理想和家国梦。

      文/图:孟祥宾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尹延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男生把肌肌放到女人肌肌里面,美女光胸,亚洲熟妇中文字幕五十中出,亚洲无线观看国产 网站地图